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 ? 北大旧事

北大校友足球往事(第1期)

2020-09-11

编者按:9月10日是中国教师节,79级校友,北大校友足球联合会会长王惠德回忆40多年前与老师、与足球有关的故事,感慨万千,记录成文。

  公元一九七九年,我从“隔壁的”的101中学考入北大,就读于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入校不久便出任了校足球队队长。在我入校第二年,北大举办了“北大杯”的前身“三好杯”足球赛。经济系组队参赛,在77、78级师兄和79级年兄的支持下,由我担任系足球队队长。此前的系际比赛,经济系的成绩乏善可陈,但此次“三好杯”,经过激烈的小组赛、淘汰赛、半决赛和决赛,经济系队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夺得“三好杯”。一座白颜色、闪闪发亮的奖杯摆进了经济系系主任的办公室,经济系上下无不自觉脸上光彩。这也是我在北大足球历史上留下的高光时刻。

在北大上学不能光踢足球,学习才是第一位的。下面说说我学习的两件事。先说一件与足球无关的事。虽说在北大校队和经济系担任队长,足球训练和比赛占去我不少时间,但学习的事情确是不敢耽误的。从总体看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在校所学课程,考查课,全部“通过”;考试课,基本是“优秀”。唯独一门胡建颖老师的统计课考试,我考了85分,按说还可以,但老师“胡统计”却给了我“良好”,我去求她,她就是不给我“优秀”,最终让我留下了在北大学习成绩其他全“优秀”,唯独统计课“良好”的遗憾。我没有怪胡建颖老师的意思,老师严格要求学生,无可厚非,我只恨自己为啥不多考一分。

再说一件与足球有关的事。话说经济系获得“三好杯”以后不久,我们系79级与77级学生一起参加了闵庆全老师的“会计学基础知识”考查课的考试。考试时间是下午,地点是北大西门进来南面的化学北楼,那是个阶梯教室。记得那天闵老师布置的考查课试卷题目是一个农村生产队的年终预分方案。由于对会计学课的疏忽,想我们北大毕业生谁去做会计呀?又搭上这是考查课,77级和79级两个班的学生基本没有重视这门课,面对这样生疏的考试题目,大家都傻了。在考场,我看了上下左右的同学,个个都是懵懵的样子,全然不知从何入手,抄都不知道抄谁的。我想,这下完蛋了!“要挂科?”正在左右为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计的当口,从静静的考场外楼道里传来一阵“嘚嘚嘚”拐杖触地的声音,由远而近,不一会儿,系主任陈岱老拄着拐杖推门进来了,大家看了很惊奇,主任所来为何?难不成是来救我们大家的?却只见陈岱老跟闵老师耳语了几句,然后喊我名字,叫我出来一下。我也很奇怪,陈岱老找我啥事?我放下考卷,急步跑下台阶,跟陈岱老走出考场。陈岱老手拄拐杖,微笑着跟我讲,今年,我们系足球夺得北大冠军,刚刚体育教研室打来电话,北大教工队约今天下午与我们冠军队比赛一场。惠德同学,你作为队长,赶紧回去准备一下,组织经济系队,马上去五四操场参加比赛。听完陈岱老一番话,我心中暗喜,但嘴上却说:陈岱老,这可不行啊,我这儿正在考试呢,没有时间比赛呀!陈岱老非常爽快地对我说:“算你通过了!”听罢,我二话没说,也忘了跟陈岱老道别,转身回到考场,收拾书包,冲出教室,飞奔回37楼的宿舍,换好踢球装备,赶到五四操场,组织冠军经济系队与北大教工队打了一场比赛。

“会计学基础知识”,这是我在北大期间唯一一门没有考试即获通过的课程,那是陈岱老“法外开恩”赦免了我,我感谢陈岱老他老人家,不然我可能挂科了。但同时他老人家也“害”了我,因为本科一毕业,组织上真的就安排我做了财务工作,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当年两个小时的欠账,在工作中用了几十年的实践来加深记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造化弄人”。

多年后,当我细想起让我终生难忘的陈岱老到考场通知我去踢球的情景,不由心生多个疑问:为什么陈岱老要亲自去?为什么要步行走去?找个学生跑一趟传达系领导的指示不行吗?打个电话不行吗?要知道经济系办公室四院距离化学北楼有一里多地,且不少是上下坡路,而1980年的陈岱老已然是八旬高龄的耄耋老人了,拄着手杖,一步一步从四院走到西门附近,不知耗费了多少体力精力。这一切是为什么呢?很多人不理解,我当时也不能理解。让我抄两段陈岱老的生平简介作答吧。

“陈岱孙长期从事经济学的教学工作,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陈岱孙学术上极端严格,上课没有一句废话,做事也是雷厉风行,不打半点折扣。当时北大最出名的两个教授,一个是哲学系的冯友兰,不管什么事情都能从东西方哲学出发讲得头头是道。另一个就是陈岱孙,不管遇到什么难题也总能不声不响地圆满解决。行胜于言,这在陈岱孙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在学校网球场上,有四位教授的身影经常出现。这四位是金岳霖、陈岱孙、赵迺抟、浦薛凤。陈先生风度翩翩,赵迺抟先生穿中式短裤褂。他们的球艺很娴熟,特别是陈先生打网球,频频上网拦击制胜,引人注目”。  

陈岱老一生钟爱体育,尤其酷爱足球。看似我沾了陈岱老的光,其实我是沾了足球的光,更加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我沾了陈岱老热爱足球热爱运动的光!

写成此文,恰逢2020年教师节,我以此文纪念我敬爱的老师陈岱孙先生。

2020年9月10日

(责任编辑 王豫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