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行业精英

怀念潘国平校友

2021-08-19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告别。

潘国平校友身体不好已有一段时日。7月初,他病重的消息,在校友群传开。大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希望尽己之力,帮他渡过这一难关。

7月14日,国平校友的家人传来消息,在北大重庆校友会、西南政法大学、“西政友爱基金”、西南政法大学教育基金会等社会各界帮助下,捐款达到了200多万元,足够其目前的治疗所需了,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

7月15日,医疗专机将国平校友紧急送往肺移植力量较强的浙大二院。

但好消息没能够接续,半个多月后,8月8日上午噩耗传来,国平离开了我们,年仅55岁。

国平校友生前是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国国际法学界知名学者,长期关注与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相关的重大国际法问题,在民间对日索赔、卫温远航台湾、亚洲联盟、南海问题等领域取得有重大价值的研究成果,做出了积极贡献。

他于1994年9月—1997年7月,在北大攻读国际法学专业硕士学位;1997年9月—2005年7月,北大与国际法研究院(海牙)联合培养,获国际法学专业博士学位。他是北大重庆校友会副会长,对母校,对校友,有着深厚的感情。

汉水日东流,故人不可见。那个十几年来逢人就谈“亚洲联盟”的小个子北大校友走了,但“亚洲一体化”的话题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中国发起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已成为亚洲的盛事,RCEP也正在向我们走来。这就是理论的远见和穿透力吧!

今天,我们在这里刊发校友们写的一些文字,追忆国平,怀念国平。

 

校友会恢复活动,潘国平功不可没

作者:北大重庆校友会名誉会长  祝家麟

十五年,弹指一挥间。潘国平校友2006年10月参加中组部、团中央第七批赴渝博士服务团,挂职重庆市委党校校长助理。来到重庆后,他三番五次来找我,商谈恢复北京大学重庆校友会活动事宜。我从那时认识国平,到他英年早逝,十五年匆匆过去了。

瘦小身躯 能量满满

初见国平,就被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侃侃而谈的言辞所吸引,没有想到他那瘦弱的身躯里竟有如此大的能量。他尽力说服我出面把重庆北大校友重新组织起来。

早在1997年,重庆成为中央直辖市伊始,在渝北大校友就积极酝酿成立地方校友会,经过一年的筹备申请,于1998年4月获重庆市民政局正式批准,取得社团法人证书。当年我们就以重庆校友会的名义组织校友参加北大校庆100周年庆典,为母校送了贺礼,成为正式注册登记的北京大学地方校友会。2000年后,由于种种原因,校友会没有通过民政局年检,停止了活动。

国平到重庆挂职时,正好又临近母校110周年校庆。在他的热心发起下,校友们多次组织聚会商议,准备重新成立北大重庆校友会。我表示坚决支持,但是成立社团程序复杂,加之我当时还没有退休,难以全力投入,不免有些犹豫。国平态度诚恳,极力推举我为会长,并积极张罗,与在党校工作的校友唐洪英、马健等认真筹备,于2007年10月7日在重庆行政学院召开有近百位校友参加的聚会,正式决定重新成立北大重庆校友会。会议拟定了章程,拟定了理事会成员名单,初步确定我为会长人选,国平任副会长兼秘书长。

我们做了很多努力,跑了很多部门,最终得到了由重庆市教育委员会出具的“关于同意恢复北京大学重庆校友会的复函”(渝教办〔2008〕11号),重庆市民政局“关于同意北京大学重庆校友会变更法定代表人和办公场所的批复”(渝民管〔2008〕35号)以及“关于同意北京大学重庆校友会重新登记的批复”(渝民管〔2008〕36号)。我会重新登记,获得社会团体登记证书。多亏了国平的执着推动,北京大学重庆校友会恢复生机,在母校110周年校庆活动中,大放光彩。

信念执着 怀抱天下

国平挂职期满,决定留在重庆工作。他是一个有理想抱负、具有国际法学专业素养的学者,长期关注与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相关的国际法问题研究,并对高层领导建言献策,论著丰厚。他在西南政法大学任职期间,为推动成立中国东盟法律研究中心、国际反贪联合会重庆交流中心做出了贡献。

因为我和国平在重庆欧美同学会和北大重庆校友会同时任职的缘故,和他同时出席过欧美同学会和北大校友会的多次会议,交谈中感受到了他的执着信念,他说他要举全力推动亚洲联盟成立及“亚元”货币的设立,我觉得有些设想像天马行空,善意地提醒他注意理想与现实,学问与时势,但也不能不佩服他用满腔热血去推动一个信念的毅力和决心。

他的研究广泛,除亚洲联盟外,还关注民间对日索赔、卫温远航台湾、南海等问题,时常在北京、浙江、重庆等地奔波,为了给他减轻工作压力,我劝他不再兼职北大重庆校友会秘书长职务。国平不担任校友会秘书长后,更加努力从事国际法学人才培养和国家权益维护研究,即使在生病期间,我和几位校友代表校友会去看望他,他还是没有放下他的学问与追求。

身体过分透支,使他英年早逝,他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呕心沥血的奉献精神堪称我们北大校友的楷模。

国平校友安息吧!

 

他在重庆收获爱情与友谊

作者:北大重庆校友会副会长 唐洪英

2021年8月8日上午8点53分,国平的夫人雪梅给我发来微信,原文是“非常痛心地向大家宣布,潘国平于今天凌晨一点四十七分在杭州浙二医院医治无效去世!”在手机上见此噩耗,顿时泪奔!往事历历在目,作为老大姐老校友,与国平相交往的诸多往事挥之不去,不断闪现在脑海里。

国平在中央党校读博士后期间,就挂职锻炼到了重庆,任重庆市委党校校长周旬同志的助理。记得国平刚到市委党校时,我在党建教研部任职。他得知我毕业于北大历史系世界历史专业后,主动联系我,商谈恢复北大重庆校友会相关事宜。为了推动校友会的恢复,他四处奔走,竭尽全力。复会一事进展顺利,并能取得成功,国平功不可没!

国平来渝时,已到不惑之年。他热爱重庆,在重庆,他寻觅到了终生挚爱的伴侣—善良、美丽、热情、聪颖、温柔且坚强的姑娘甘雪梅。记得,他与雪梅见面定在洪崖洞,那天他特地邀请我和先生去替他把关。因此,我们见证了他的爱情,参加了他的婚礼,第一时间知晓了他宝贝儿子出生的喜讯……国平是位重情重义的好人,他虽以事业为重,疏于打理家务,但他有担当,有责任心,也是一位好丈夫,好爸爸,好儿子!

在校友眼里,国平是一位好校友,其人品才华都令人称道,对事业的执着令人敬佩。多年来,国平都习惯将他研究的方向、研究的重大课题的一些信息与我分享。今年4月,病中的国平还将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一个重点委托项目的立项通知书发给我,并热情邀请我加入此项目的工作。我因诸事繁忙,婉拒了他的盛情,此生终留下憾事一桩!

在国平重病期间,祝家麟名誉会长带领校友会同志,到他家中去慰问。看到他气若游丝,说话都很艰难的病况,大家心里都特别难受!在他病危期间,我几乎天天与雪梅联系,为他祈祷,期盼着他能创造生命的奇迹!可终未能如愿,病魔依然无情地夺去了国平宝贵而年轻的生命!国平的生命虽短暂,但他的一生却是辉煌的!国平远去,但作为老大姐老校友,真情有泪,怀念永恒!